注册 | 登录 | 排名  
您现在的位置: 来宾党史 >> 来宾地情网 >> 地情研究 >> 正文
二百年前一篇禁止毁林开垦保护水土资源的官方告示
——州正堂龙示禁碑文考释
作者:覃彦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5/8 9:21:36

自《金秀瑶族自治县水利电力志》(19895月送审稿)得悉:清嘉庆十八年(公元1813年)十月,大樟乡(清嘉庆年间属柳州府象州安上里,今属金秀瑶族自治县)九村村民共立的禁示龙堂碑仍完好地保存在大樟村义路屯旧小学内,碑文记述保护水源的重要性及护林防火、保护水源的措施;并悉此碑文原载金秀瑶族自治县政协所编《金秀文史》1987年第1期,只刊载文字无标点,系温永坚辑录。19928月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出版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志》附录也刊载了此碑文,其文字与《金秀文史》所载一致,并加注了标点。

20174月,笔者到当地寻访,得知此碑过去一直立在大樟乡大樟村义路屯东大门旁,后来又曾移到义路屯旧小学教室内。19875月时任金秀瑶族自治县文化馆馆长梁炳贵先生将此石碑运回县文物馆保护起来。今此碑藏于金秀瑶族自治县瑶族博物馆。

此石碑刊立至今已历二百多年,且经多次搬运,部分碑文磨损难辨。《金秀文史》及《金秀瑶族自治县志》虽刊载碑文但未作解释,且文字、标点讹误较多,读之难以理解。今不揣浅陋,试作订正考释,并就教于史志学者。

 

 

1 现收藏于金秀县瑶族博物馆的州正堂龙示禁碑

 

一、碑文订正

19928月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出版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志》附录所载碑文如下:

禁示龙堂碑

    

    窃为木有本则不绝,水有原则不站()。三江龙拕瓮口冲山场,乃九村水源。源流田禾之山上,应国课数十余石,下养生命万有余丁。前罗国泰六肆代山地,曾经呈控于前任沐瑞二州主在案。今有不法地棍复行砍伐树木,断绝水源。九村不己,禀恳龙州主出示永禁刊碑于圩,以朽不朽。 

    告示保护水源,以资灌溉也。查州属大河,上通雒容,下至来宾,有自然水利;其余环绕港,全资山水源流注。而山水须藉树木荫庇、保存须滴源灌溉。田禾是树木,即属蓄水之本,岂可任意砍伐致碍水源。且系中难容私占兹闻地棍,但图目前之利,行招租批佃或自行开垦、椟伐树木、放火烧山、栽种杂粮,日久踞为己有,公然告争,以致水源顿绝,田禾没涸,大为民害。其余官荒树木,概不许私佃自垦、伐树烧山,以蓄水源。如还(),依律重究。 

    义路村、古陈村、大泽村、六龙村、花覃村、凤凰村、花芦村、厄村、浦保村 

           嘉庆十八年十月初一日九村刊立

                  (注:标点符号为本志所注)

 

    阅之,似觉上引文字存在以下讹误:

1.标题禁示龙堂有误,因为古文应该自右至左诵读,即应为堂龙示禁,如此仍不可解,推测应该是因为石碑磨损而脱漏若干文字。从碑文标题字体大小及布局来看,应是字的右边脱漏2个字。

2.水有原则不站()有误,应是水有源则不竭 形讹。

3.“三江龙拕瓮口冲山场有误,应是三江、龙挖、瓮冲山场形讹,字多出。三江、龙挖、瓮冲,均是山场地名。

4.源流田禾之山上句不可解。源流讹误,应是灌溉。碑上此二字虽磨损,但是字的、和等字根仍清晰可辨。此句不可解的原因还在于标点之误。

5. 前罗国泰六肆代山地有误,不可解,应是前罗国泰大肆伐山场形讹。

6. “禀恳龙州主出示永禁刊碑于圩标点有误,应是禀恳龙州主出示永禁,刊碑于圩,

7. 以朽不朽讹误,应是以垂不朽,碑上字清晰可辨。

8.“其余环绕港句不可解,句末脱漏一字所致。细审见碑上此句之字下有一字,形如今之简体字,但是清代嘉庆时期不可能有简体字,应是字磨损右上一横所致。本句订正为其余环绕港汊,语意方可解。港汊,是指溪水、河流的上游分支。

9.“全资山水源流注 字多余。

10.而山水须藉树木荫庇、保存须滴源灌溉。田禾是树木,即属蓄水之本句,混乱不可解。主要是标点错误,且字形讹,应是字。又脱漏一字。整句应该订正为而山水须藉树木荫庇、保存,涓滴之源灌溉田禾,是树木即属蓄水之本,语意方可通达。

11. 且系中难容私占兹闻地棍,但图目前之利,之前半句混乱不可解。主要是标点错误,且字形讹,应是官山二字。整句应当改为且系官山,难容私占。兹闻地棍但图目前之利,

12. “椟伐树木讹误,应是擅伐树木

13. 大泽村浦保村 讹误,应是大择村凄保村。碑上二字清晰可辨。

金秀瑶族自治县瑶族博物馆在展出该石碑、解译碑文时,对上述文字讹误的大部分作了订正,难能可贵的是将原碑文标题补正了州正二字,标题改正为州正堂龙示禁,极恰切。但是对上述第48点文字讹误未订正,第6点将前罗国泰大肆伐山场用分号把人名罗国泰隔开,成前罗国;泰大肆伐山场更属错误,第13点将浦保村改为婆保村仍误;此外还有标点错误。

兹将上述诸多文字讹误和标点错误一一订正,重排如下:

州正堂龙示禁

窃为木有本则不绝,水有源则不竭。三江、龙挖、瓮冲山场,乃九村水源、灌溉田禾之山,上应国课数十余石,下养生命万有余丁。前罗国泰大肆伐山场,曾经呈控于前任沐瑞二州主在案。今有不法地棍复行砍伐树木,断绝水源。九村不己,禀恳龙州主出示永禁,刊碑于圩,以垂不朽。 

告示:保护水源,以资灌溉也。查州属大河,上通雒容,下至来宾,有自然水利,其余环绕港汊,全资山水流注。而山水须藉树木荫庇保存,涓滴之源灌溉田禾,是树木即属蓄水之本,岂可任意砍伐致碍水源。且系官山,难容私占。兹闻地棍但图目前之利,私行招租批佃或自行开垦,擅伐树木,放火烧山,栽种杂粮,日久踞为己有,公然告争,以致水源顿绝,田禾没涸,大为民害。其余官荒树木,概不许私佃自垦、伐树烧山,以蓄水源。如还(),依律重究。 

义路村、古陈村、大择村、六龙村、花覃村、凤凰村、花芦村、厄村、凄保村。 

          嘉庆十八年十月初一日九村刊立

 

故此石碑的正式名称应定为州正堂龙示禁碑

 

 

2  金秀瑶族自治县瑶族博物馆解译的碑文

二、碑文释义

经过以上梳理订正后,整篇碑文已通顺可读,语意清晰。此乃刊刻清朝嘉庆时期以象州知州名义发布的官方告示碑文,主题是禁止采伐破坏水源林,保持水土,涵养水源,造福村民,违者依法严惩。

告示标题州正堂龙示禁,表明石碑所刻告示是以象州知州龙大人的名义发布的。正堂,是明清时期对府、州、县等地方正印官(知府、知州、知县)的称呼。立碑刊刻告示的大樟乡九个村,嘉庆时属柳州府象州安上里。时象州划为十里,辖五百零五村八堡,其中安上里辖三十八村一堡,即今象州县百丈乡及金秀瑶族自治县大樟乡之北部。查《象州县志》得知,嘉庆十八年时任象州知州为龙舜耕,字笠衫,安徽芜湖人。

碑文第一段为序言,交代刻碑的背景和缘由。谓东南面的三江、龙挖、瓮冲等山场树木,是下游九个村赖以灌溉稻田(该片良田应缴皇粮国税数十余石)、万余人口赖以饮用的溪水、河流的水源地。先前罗国泰乱采滥伐,已有村民向前两任象州知州控告在案。沐瑞二州主,系指前二任象州知州沐翰、瑞昌。沐翰,满州籍,乾隆五十八始任;瑞昌,正蓝旗籍,嘉庆七年始任。前案不远,今又有不法之徒砍伐水源林,造成水源断绝。九村村民不得已,遂向现任知州龙舜耕大人报案,请求发布告示永世禁止。九村村民并将告示刻碑立于街上,使家喻户晓,以便遵守。此段表明清乾嘉时期象州乡民依法维护自身山林、水源权益的法律意识颇强,也可窥见时任象州知州龙舜耕断讼息纠,为民作主之善政。

    下一段为告示的正文。先是阐述大樟一带村民赖以生存的溪水、河流必须依靠上游山场水源林的涵养保存,才有涓流不断滋润田禾,养育生命,故山场树木是蓄养水源的根本,不可任意砍伐;接着列举不法之徒擅自在水源林保护区烧山伐树、垦荒种粮等种种违法行为以致造成水源断绝、田禾受旱涝灾害之后果;最后明令禁止私佃自垦、伐树烧山,如有违犯,依法严惩。

    碑文最后是共立此碑的九个村的落款和日期。其中义路村、六龙村、凤凰村、大择村(今名大泽村)、厄村(今名额村)至今还在,古陈村、花覃村、花芦村合并为花陈村,凄保村已消失。

    另据《金秀瑶族自治县水利电力志》(19895月送审稿)转引《金秀文史》1987年第1期载:大樟乡互助村公所凤凰屯大榕树脚原立有一石碑,记载清朝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年)大樟遭受特大山洪灾害致村毁人亡惨痛事件。该碑文虽残缺不全(惜此石碑已遗失),但如下文字仍依稀可辨:乾隆癸未年七月十三夜,瑶山蛟龙出海,下七天七夜大雨,庄上百姓除串亲做生意幸存外,其余死于水灾,村场荡平……。    此洪灾事件至嘉庆十八年九村共立州正堂龙示禁碑,相距仅五十年。从以上两碑文来看,当地官民对惨痛水灾应记忆犹新,故而对保护水源林、防治水土流失和山洪灾害的重要性当有深刻认识,对森林涵养水源保持水土之原理亦已洞悉。

    是故,州正堂龙示禁碑记载了十分丰富的信息,对现今我们研究象州、金秀两县水利史、林业史、法制史均有重要意义。

    本文写作过程中得到来宾市地方志办公室杜红旗先生、金秀瑶族自治县水利局龚健先生、金秀瑶族自治县博物馆梁炳贵先生热情提供并帮助查对有关史料,特此致以诚挚的谢意!

文章录入:huanghc    责任编辑:陈颢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广西来宾市地方志办公室 邮政编码:546100
    技术支持:来宾党建